您好!欢迎来到深圳市青廷艺术饰品有限公司! 业务中心: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
  • EN

  • 公众号

  • 手机站

  • 搜索

澳门博彩游戏网址

一条路--致航院的同学们

时间:2017-06-05 17:50

又快过年了,每年春节前我都会把院外堆积的炉灰清理干净,这是我牛年岁尾写的一篇日志《推炉灰》。两年过去了,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爷爷。
 
今天回老家了,老家烧的是土暖气,烧过的炉灰堆在大门口外的老槐树下,像一座小山。妈妈说:“还推吗?”我知道妈妈是怕我累,不好意思直接说。该过年了,她也希望家里干干净净。我二话没说,从邻居借来了独轮车,找来了家里的大铁锨,使劲的干了起来。爸爸也拎来垃圾桶往车上倒垃圾,我便行走如飞,推完一车又一车。妈妈不时的过来转转,叮嘱我别累着,我干的更起劲了。炉灰要倒村子外边的大坑里去,路上的积雪被车压实了,有点滑,我还是坚信自己的推车技术,行走如飞,忘记自己已经年过半百了。
    说起我推独轮车那可有历史了,还是爷爷教给我的。记得那是我五六岁的时候,家里的园子种了很多大葱,葱白很长,长的和我一样高,爷爷总夸自己培育葱的技术。每逢秋后爷爷都会推着独轮车去卖葱,经常把我带上。我的推车技术就是那时跟爷爷学的。开始推的时候,车总是摇摇晃晃,车头象有一头驴在拽,刚推起来没走几步就得放下。爷爷告诉我,要推稳独轮车,记住一句口诀就行了。“推小车不用学,全靠屁股摇。”我按爷爷的说法,一边推一边扭动屁股,车果然不倒了,我真佩服爷爷。
     那时候,我和爷爷要到很远的村子去卖葱。沿着不太宽的弯弯曲曲的土路,路边有粗大的弯曲的柳树。路上静的出奇,只偶尔从身边走过一辆牛车,耳边只有鸟的叫声。傍晚卖葱归来夕阳斜照,我推着空车,爷爷举着他的大烟袋,一边走一边吸烟,嘴角飞出蓝蓝的烟雾。每逢这时,都会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布谷---布谷---”,声音浑而沉,像从遥远的寺庙发出。我那时年纪小,并不知这声音的来历,总以为是一种类似獾的野兽发出,不免生出一丝恐惧。赶上天晚的时候,树上会噗的一声响,伴随哇的一声叫,使我生出一身冷汗。爷爷告诉我,这是猫头鹰,不用害怕。
    我把炉灰推完,爸爸已经摆好了菜。我给爸爸斟上酒,我们父子畅谈对饮。看着相框中爷爷的遗像,还是那样的严肃和慈祥。牛年还剩最后几天了,爷爷是属牛的,我知道如果他活着,已经满120岁了。
 
第4章 默认分章[4]
 
  一条路----致航院的同学们
                                         一条路    我们当年一起走过
                                        上学路上小小的身影,手拉着手   肩挎着肩
                                        高高长长的两道墙    校门口下雨就被淹没的小石桥
                                         五号门口卖抻糖的老太太
                                        好吃的奶油冰棍和不知名的小水果
                                        
                                        一条路   我们曾经一起走过
                                        大院里翻墙而过的勇敢,掉到煤渣上的嬉笑
                                         路边高大挺拔的白杨    槐花  松柏
                                          还有那些快要记不起名字的花儿
                                         仿佛都在变短的路上轻轻诉说
                           
                                        一条路,我们真的一起走过 
                                         赛跑  学车  跳皮筋  扇啪几  捉蚂蚱  捂蜻蜓   逮蝈蝈  
                                          爬到树上采松子         下到河里捞鱼虫
                                         大操场上看过阅兵     小操场上荡过浪桥
                                         学院食堂捡过菜叶     小果园里偷过苹果
                                        记得地震棚里难喝的中药汤             谁在搭好的小别墅里放了火?
    
                                         一条路   我们好久没一起走过
                                         家门口当年的小树已经变的郁郁葱葱
                                         大礼堂前那些树和花儿都哪里去了?
                                         喧闹的家园如今静静的沉默
                                         好像在问在等
                                        我们这些远去的白兰鸽
                                        这么多年     大家可曾在飞回的梦境中寻找
                                        这条小路     已经让我们想念回家的心     如饥似渴
 
                                         这条路在一个又一个孩子的脚下延续
                                        这条路在一个又一个签名中渐渐畅通
                                        这条路   让我们无论身处哪个城市都心有所属
                                        这条路  让我们不管听到任何召唤都义无反顾
                                   
                                        烟台             南京             锦西         烟台
                                         我们在哪里            路就在哪里
                                        我们在哪里             家就在哪里
                                        这条路         连接起几十颗永远火热不肯忘怀的心灵
                                        归乡的路        在这一刻        2014年10月3 号